建国70周年丨轰轰烈烈的内江土地改革运动


更新时间:2019-08-10

  田文彬 ,原内江县委干部。参与了内江县的两期土改。他在《内江县土地改革运动的回顾》中,系统总结了内江县土改的辉煌成果、步骤作法和策略、组织领导和领导方法。

  1950年6月30日,中央人民政府明令公布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》(以下简称《土地法》)。1951年春,内江首先在资中、荣县进行土改试点。试点结束后,根据内江地委的统一部署,在县委的直接领导指挥下,内江县分别在1951年6月12日至10月26日和1951年11月3日至1952年2月29日进行了土改……

  1951年6月,内江开始土地改革运动。土改前,首先进行的是宣传动员,发动群众,调查研究,制定方案。

  我还记得,土改工作队进村后,贴出了“安民告示”,以稳定人心,然后针对各阶层的思想反应分别召开了农会干部会、会员会和群众大会,宣传土改的必要性、重要性、正义性和土改的方针政策等。

  土改队还对地主进行了训话,并运用各种形式开展宣传活动,大唱《东方红》《土改队下乡来》《谁养活谁》等革命歌曲,使土改的正义感逐步成为了社会舆论,依照《土改法》进行土改逐步深入人心。

  贫雇农受压迫剥削最重,受苦最深,革命性最强,是农村革命的依靠力量,土改的主力军。工作队进村后,将全面宣传动员与访贫问苦、扎根串联紧密结合进行,通过各种会议和活动,发现积极分子,有目的有对象地进行访贫问苦,“吃贫雇,住贫雇,为贫雇干活路”,同贫雇农打成一片,广交朋友,摆家史,倒苦水,谈剥削,挖苦根,回忆对比算账,谈心交心,扎正了“根子”,重点进行培养,并依靠“根子”,有对象有计划地积极串联。

  土改队还举办了积极分子学习班,召开诉苦大会、追悼大会,选择培养苦大仇深的典型苦主,讲诉血泪史,并为迫害死亡的亲人哀悼、追祭,有的还结合举办小型的阶级教育展览,以苦引苦。

  在初步发动群众、掌握原农会干部情况的基础上,土改队组织干部学习整风,干部自我进行了总结检查,并按照团结、教育、改造的方针,区别情况,分别进行了处理。我记得,当时,礼南乡(现属白马镇)打锣村受处理的10名农会干部中,6人仍当干部,2人撤职保留会员,2人开除会籍。

  在经过先期的宣传动员后,土改队又以村为单位召开贫雇农代表会,以小乡为单位召开会议,有方向性地吸收一部分中农列席参加会议。

  会上,经过动员,开展了回忆对比,诉受剥削苦,挖剥削根,进行阶级教育,并学习《土改法》有关章节和毛主席关于《怎样划分农村阶级》等论述,通过政策结合典型实例,培训了骨干,而这些编组回村的代表也成为了开展划阶级工作的骨干力量。

  重点试划时,由村贫雇农代表小组召开贫雇农会、农会会员会、村民大会,普遍宣读《土改法》有关章节,以乡为单位,选择重点村,吸收全乡小组长以上的干部参加试划。干部回村后,也先在一个小组试划,再全面展开。具体做法一般是宣讲政策,明确标准,先划农民内部成分,后划富农、地主。划内部成分小组自报互评进行诉苦,划外部成分先易后难,重点结合开展斗争。在小组自报互评后,发第一榜;村为单位复评,村民大会通过后,发第二榜;上报政府批准后,发第三榜,最后定案。

  划分阶级成分后,以乡或村为单位召开了阶级站队大会,雇、贫、中农和其他内部成分站在一边,分行列队;地主、今晚开奖结果。富农及已宣判的反、坏分子在另一边站成一列;恶霸地主和非法地主由民兵武装揪出,从雇、贫、中农行列前低头狼狈穿过。

  划分阶级后,集中代表团领导成员和组长以上干部进行整风学习,召开代表大会学习《农会章程》,并正式建立了小乡农会组织;对地主阵营及其政治、经济现状进一步作了分析研究,组织干部群众学习了《西南区惩治不法地主条例》。

  对与地主有联系的群众,专门召开座谈会进行阶级教育,进一步发动落后层,作好分化瓦解工作,彻底孤立斗争对象,保证斗争胜利。

  人民法庭是对地主阶级开展斗争不可缺少的重要武器。县里根据运动发展的情况,在一些封建势力较大地区,分点设立了人民法庭,及时配合斗争,依法判决了一批恶霸地主,狠狠打击了地主阶级的顽抗凶焰。

  如凌东乡(现属凌家镇)大地主赵定华,在斗争时很狡猾顽抗,后来针对他既反动又怕死的思想,开庭依法审判,宣布判处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,以观后效,指明了出路。最后,他低头认罪,并拿出隐藏的黄金十两,大洋305个,作为剥削农民血汗的赔偿。这样,有力地促进了该乡斗争的深入开展。

  在斗争地主取得胜利的基础上,工作重点转入征收没收。各乡村按照《土地改革法》及川南《土改实施细则》的规定,结合本地情况,制定了具体方案,以村为单位组织征收没收队,划分为复验组、运输组、警戒搜查组,分工进行工作。

  搞好土地分配,首先必须查实田土面积和产量,再按《土改法》规定,合理分配。

  查田定产不仅涉及地、富阶级,也涉及农民内部阶层,因此群众尤其是自耕农顾虑很大。土改队针对不同思想,广泛宣传教育,讲明了查田定产与合理分配的关系,提出了“查田不实,分配不公”“一户瞒田,家家吃亏”等一系列口号,讲明了“谁能分田,靠谁来分,分谁的田”以及“原耕基础分田,抽多补少,抽肥补瘦”等原则,不断消除了群众顾虑,统一了思想认识。

  查田定产以村为单位,首先选择重点组和典型户进行试点,再全面展开。九岭乡(位于内江城东郊)群众检举富农曹富华有“黑田黑土”未报,验田小组立即抽查,结果查出黑地若干……

  土改队反复强调了一定要实事求是,田土进行了逐块登记核实,一律按习惯面积计算。查田定产结果,一般比原面积略有增加,全县土改查实的田土面积比原面积增加7.66%。

  分配土地是群众最关心的问题。土改队首先作好充分的思想动员,广泛宣传分配政策,教育干部要大公无私,农民兄弟要团结互让。同时,准确掌握和核实好各村、组的田土面积、人口、份数和斗争果实,以小乡为单位制定了调剂的计划方案,提出了“天下农民是一家”“富村送穷村,大家齐翻身”的响亮口号,合理分配、民主协商、合理调剂。

  按照分配政策和标准,经过小组自报,民主评议,农会批准,张榜公布,分配到户,先分田土和房屋,再分耕畜农具和其他果实,绝大多数乡村基本做到了公平合理,人人满意。田土分好后,逐户踩界插红旗,登记造册,继后填发了土地证。农民群众分得了土地,喜气洋洋,敲锣打鼓,庆祝土改胜利。

  我是气象高级工程师周冠博,19年首个红色预警台风“利奇马”有多厉害,问吧!

  我是气象高级工程师周冠博,19年首个红色预警台风“利奇马”有多厉害,问吧!

  我是气象高级工程师周冠博,19年首个红色预警台风“利奇马”有多厉害,问吧!